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贸易学院 > 中概股热衷转型加密挖矿 比特币热度能否成为亏损企业的救命稻草?

中概股热衷转型加密挖矿 比特币热度能否成为亏损企业的救命稻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2-25 浏览次数:0
亲子鉴定

  近期,不少传统上市公司开始将目光投向加密货币挖矿产业。2月18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茶叶品牌茗韵堂母公司Urban Tea(MYT.US)宣布,将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挖矿方面启动关键战略扩展。《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据外媒报道,茗韵堂CEO Yi Long曾公开表示,随着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正在变得越来越普及,该公司后续还会逐渐把业务扩张到整个区块链生态系统,包括加密货币挖矿、区块链矿场建设、以及加密货币交易操作等。《华夏时报》记者就计划转型区块链及加密货币挖矿等相关问题致电茗韵堂,其工作人员对记者,目前主营业务还在继续,对于转型一事公司在上海有专人负责,目前无可奉告。“上市公司的头衔,其实并不先天代表着投资决策的科学,在比特币大涨、区块链趋热之下,如果没有相应技术储备,就冒然开展多元化,进入热点领域,结果恐怕不会很理想。”监管科技数据治理专家王昭彧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传统企业发现加密矿业新机遇

  2月18日,茗韵堂宣布完成公司董事会人事变动,任命Fengdan Zhou为公司首席运营官,Yunfei Song为独立董事。茗韵堂表示,新领导层将引领和支持公司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挖掘领域的战略扩张,Fengdan Zhou将负责公司区块链和比特币业务计划的实施。Yunfei Song将为公司的区块链发展战略提供指导。公开资料显示,茗韵堂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专业的茶叶产品分销商和零售商,总部位于我国湖南省长沙市,目前公司总市值约为4992万美元。

  根据茗韵堂公布的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茗韵堂营收为86.57万美元,同比增长115%;净利润为-212.24万美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2755.54万美元,同比下降107.7%。《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从2016年至2020年,除2019年盈利外,其余年份,茗韵堂均处于亏损状态。事实上,除茗韵堂外,500.com、第九城市、SOS、以及中环球船务等中概股企业,也都已经在加密货币挖矿领域有所动作。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企业在布局加密行业之前,自身的主营业务业绩均不理想。以中环球船务为例,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财政年度财务业绩显示。中环球船务2020财年营收654万美元,同比降低84.4%。毛利润286万美元,同比降低50.4%。归母净亏损为1645万美元,去年同期亏损为653万美元。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类似这种传统做茶的企业偏离主营业务进行挖矿,关键还看企业挖矿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挖矿的目的是为了开发相关一系列业务,比如茶叶的交易等与主营业务有一定相关性,还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纯粹就仅仅是为了盈利,就像之前有很多新闻报道中提到的上市公司炒股票只是为了盈利,这就确实有偏离主营业务之嫌。王鹏进一步表示,归根到底还要看企业是否通过合法合规的流程,是不是通过了董事会的程序,有没有进行相关的信息披露和公告。如果程序合规,也充分做到了信息披露,尊重了大量中小股东的权益,又没有影响主营业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无伤大雅。但如果影响了主营业务,甚至导致企业经营异常,影响了上市公司的质量,那就很可能会受到相关的处罚和制裁。

  布局加密挖矿或有“炒作”嫌疑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众多企业转型加密挖矿行业的过程中,已经开始有问题暴露出来。2021年1月,中概股比特数字(Nasdaq: BTBT)遭到做空机构做空与投资者集体起诉。美国市场分析师J Capital Research在一份针对该公司的报告中表示,比特数字经营着“一项伪造的加密货币业务”,“旨在从投资者那里窃取资金”。《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比特数字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中概股企业,前身为点牛金融,曾自称是“中国车贷第一股”,2019年该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遭立案调查。2020年9月,开始转型专注比特币挖矿业务。J Capital表示,比特数字在2020年第三季度末报告称,其在中国运营着22869家比特币矿商,但这“根本不可能”,并且已经向负责BTBT矿商运营的地方政府核实,那里没有比特币矿商。

  无独有偶,近日,美国SEC宣布将名为“做多区块链”(Long Blockchain)的公司从美国所有市场除名摘牌的决定。该公司原是一家柠檬水和非酒精类饮料企业,2017年转型至区块链行业,并将“长岛茶业公司(Long Island Tea Corp)”改名为“长区块链公司(Long Blockchain Corp)”。值得注意的是,改名使得该公司的市值从不到500万美元,上涨至接近7000万美元。但SEC表示,该公司所谓转型区块链的计划从来没有实现过。

  区块链联合发展组织顾问王琳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加密货币行业布局企业的股价与加密货币的价格关系紧密,波动极大,对散户来说风险更大。而且由于加密货币隐匿性强的特点,企业的投入与收入并非和传统行业一样透明,监管也有难度。对此,王鹏也表示,挖矿的投入成本可以体现在报表上,但是最后挖矿的收益如何界定,如何监管,确实给上市公司的监管提出了一个新的挑战。当社会外部技术环境发生变化的情况下,确实增加了对企业新业务监管的难度,能否以及怎样通过技术的方法进行监管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事情,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做到的。鹏认为,可以通过一系列技术手段,包括派驻、抽查等方式,对此类公司进行实时监管,同时对经营行为进行监督,从而真正实现所谓的穿透式监管。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